非洲豬瘟重創后:養豬業迎復養潮,將給幸存者帶來紅利

原標題:非洲豬瘟重創后:養豬業迎復養潮,將給幸存者帶來紅利

今年45歲的楊進輝,決心要趕上這一波周期的大潮——他指的是豬周期。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上漲2.5%。其中,受非洲豬瘟疫情及周期性因素疊加影響,豬肉價格上漲21.3%,影響CPI上漲約0.49個百分點,約占CPI總漲幅的兩成。

楊進輝目前擔任廣西壯族自治區貴港市港南區新花生豬養殖專業合作社理事長。2015年底的時候,他從工程施工行業跨界到養豬業,彼時正處于上一輪豬周期上漲階段。剛開始,該合作社經營了一個2500頭的育肥豬場。不過,由于對養豬不熟悉,受到腹瀉、鏈球菌等疾病的影響,養殖成績一直不佳,再加上生產管理團隊穩定性差、管理不規范等問題,楊進輝并沒有享受到高豬價的紅利。

今年,豬價再次站上歷史高位,為抓住本輪豬周期豬價上漲的時機,該合作社新建了5000頭的育肥豬場。

“現在有了很大的信心。”楊進輝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政府出臺的積極防控和鼓勵政策,是信心來源之一。另一方面,他認為如果具備科學的養豬能力,就有希望在這一輪豬周期中有新的發展。

當前,豬價已經漲至歷史高位,不論是價格刺激,使得生豬養殖利潤持續處于歷史較高水平,還是政府鼓勵恢復養殖的針對性政策激勵,非洲豬瘟疫情進入平穩期后,整個養豬業復養的積極性正在逐步顯現。

疫情如山倒壓制了信心

“從最開始不認識非洲豬瘟,覺得離我們比較遙遠,即便是豬發生死亡后,也沒有覺得太可怕,到第二天、第三天陸續死豬的時候,才覺得膽戰心驚。直到第五天,整個養豬場能夠站起來吃東西的豬,只剩三分之一,開始不知所措,報告給相應部門,他們也是第一次聽說,有所忌憚。”

這是廣西水產畜牧業協會一家養殖300頭豬的會員單位負責人給協會報告的情況。

該協會會長秦澤亮也直呼,這種情況從沒見過。他說,非洲豬瘟傳到廣西以后,很多中小型規模的養豬場,特別是玉林市的陸川縣、博白縣那邊,基本上都清場,不養豬了。現在,當地豬價都快要趕上牛價了。

楊進輝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今年4月份,在他的養豬場周邊,有一些散戶陸續暴發非洲豬瘟疫情,情況還是非常嚴重的。后來,當地政府采取運輸管制、設卡檢查來進行疫情防控。

他說,目前,當地已經沒有疫情發生了。一方面,跟疫病的影響讓存欄減少有關,另一方面,也跟養豬戶都開始加強生物安全防控措施有關。

農業農村部近日公布數據顯示,截至10月16日,全國共報告發生157起非洲豬瘟疫情,共撲殺生豬119.2萬頭,已有28個省份的疫區解除封鎖。

疫情如山倒,既是威脅也有潛在的機會。許多養豬業者跟楊進輝一樣做了加碼的決定。

表現最為突出的,是趁此時機大舉擴張產能的大型養殖集團。公開報告顯示,1至7月,天邦股份累計出欄生豬167.8萬頭,同比增長55%;正邦科技累計出欄365.3萬頭,同比增長26%;傲農生物累計出欄生豬39.9萬頭,同比增幅達63%……

然而,一些中小養殖企業還舉棋不定。

廣西揚翔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揚翔公司”)副總裁高遠飛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大家很多人還在觀望,最主要的原因是,非洲豬瘟把整個行業都搞怕了,不敢復養。真正要復產,首先要有確定的養豬能力,這不是每一個豬場都有底氣的;其次,缺資金;第三,缺種豬,沒有豬,也就難談搞什么復養。”

秦澤亮表示,大家復產的積極性很高,但是復產比例有限,養豬的數量一下子還遠沒有上來。比如,原來養300頭肉豬的養豬場,現在搞復產,只抓了50頭左右的小豬,遠遠達不到滿產。現在大家還是比較害怕非洲豬瘟,只是做了一個試點示范,看下一步怎樣去走。

從廣西全境來看,高遠飛稱,疫情的影響肯定是巨大的,市場存欄量的確是大幅下降。最直接的,從飼料銷量就可以看出來。從目前來看,大家還陷在疫情給行業所帶來的慘痛當中,心神未定,還不敢大動。

養豬業者每天都“睡不著”

在日前舉行的“第八屆李曼中國養豬大會”上,總部位于江西的飼料企業雙胞胎集團董事長鮑洪星發言稱,非洲豬瘟進入中國這400多天,整個養豬業都經歷了痛苦的煎熬,特別是有豬的人。談及過去這一年來的境況,他坦言:“非常痛苦,每天都睡不著。”

作為中國飼料行業排名靠前的企業,雙胞胎集團在2018年飼料銷量突破1000萬噸。鮑洪星對比了去年和今年飼料的變化,2018年7月,每月還有90萬噸的銷量;到了今年7月,每月只有30萬噸。

從2019年初開始,生豬存欄量出現銳減。根據中國政府網的數據,截至2019年8月,生豬存欄量已經降至1.978億頭,2018年8月的生豬存欄量為3.224億頭,同比降幅達38.6%。

農業農村部10月14日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9月份400個監測縣生豬存欄信息,生豬存欄量環比下降3%,同比下降41.1%。能繁母豬存欄環比下降2.8%,同比下降38.9%。

鮑洪星說,中小規模的養豬場目前很困惑。一不敢養,怕非洲豬瘟;二沒錢養,“子彈”已經打完了;三不知道怎樣養,孤立無援。“這些都是它們的困惑,如何把它們整合起來,為它們服務,正是行業內的機會。”他表示,對有準備的企業來說,“機會還是挺大的”。

在大會上,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秦英林也提到,非洲豬瘟的發生過程非常快,超乎想象。原來估計用3~4年時間進入恢復期,然而,現在來看,一年多的時間就已經進入了恢復期。

其次,非洲豬瘟對行業的震蕩,跟其他疾病一樣,雖然造成的損失很大,但并沒有真正摧毀一個行業。整個行業反而因為經歷這個病之后,得以迅速提升。

他說,非洲豬瘟是一場災難,同時也給幸存者帶來紅利。如何利用好這個紅利,提升養豬行業的能力,讓企業轉型升級,應對未來的發展,構建一個良好的行業生態,打造全產業價值鏈,這是每一個養豬人都需要認真思考的話題。

在防控非洲豬瘟疫情的過程中,疫苗的研發被市場寄予厚望。然而,正大集團農牧食品企業中國區副董事長徐春玉認為,疫苗也好,藥品也好,就是一個工具。真正要做生物安全控制的話,不是某一個疫苗就能從根本上解決掉,是由人、設備、大環境等因素共同促成的結果。豬瘟只是在某一個階段,形成推手,干擾了行業的思維和判斷。如果這個行業要想長遠發展的話,不能夸大疫苗的作用。

從整個行業來看,事情正在發生積極的變化。對于動物傳染性疾病的防控,行業也已經探索出“拔牙”式清除的方法。

華中農業大學動物醫學院教授姚寶安等研究人員發表于《中國豬業》雜志的研究性文章稱,傳染性疾病發生的必要條件是有傳染源、傳播途徑和易感動物。如果在豬場中,能將非洲豬瘟病毒這個傳染源剔除,豬場將不會再發生此種疾病。因此,成功實現“拔牙”式清除的前提,是及時清除傳染源。此外,強化生物安全管理,提高生物安全防控水平,采取封閉管理措施。目前,最有效的防控手段是做好豬、飼料、人、車輛、物品、動物(鼠、蚊、蠅)等的生物安全。

楊進輝表示,他看中了揚翔公司科學的養豬能力,考慮跟其合作,打造“鐵桶豬場”,希望能在這一輪豬周期中有新的發展。

揚翔公司在非洲豬瘟防控方面,探索出兩種模式:一種是樓房豬場,另一種是鐵桶豬場。前一種模式,適合大規模養殖集團,后一種模式,就比較適合現有的小規模豬場。

具體來說,從2015年開始,公司就啟動了集群式樓房智能化養豬模式設計,2017年正式投入運營。經過兩年多的實踐驗證,樓房養豬模式取得了階段性成果,不僅100%經受住了碾壓式非洲豬瘟疫情的考驗,更表現出高效的生產力及可靠的運營水平。至于鐵桶豬場模式,是基于樓房豬場的結構化“防非”(即非洲豬瘟)原理,在這次“防非”過程中,建立服務中心,將原來豬場缺失的結構性功能補足,將服務中心和豬場自身的防護功能結合起來,進行升級防護,最終形成完整的“防非”功能。

高遠飛稱,一個服務中心可以覆蓋到周邊50公里范圍內的豬場,合適的豬場都可以服務到。

對楊進輝所在的合作社來說,“鐵桶豬場”計劃從傳播途徑上下工夫,通過鐵絲網、金屬防蚊網、光滑的鐵皮圍墻等,作出物理屏障,將外來動物隔絕出豬場生產區,制定洗澡間、熏蒸間、浸泡間等設施,來對進場的物品進行消毒。

秦澤亮也表示,這段時間以來,在自治區黨委、政府的部署下,各級各部門嚴格落實得力措施,有效扭轉了非洲豬瘟疫情防控的被動局面,全區非洲豬瘟疫情趨于平穩,正常的生豬生產和運銷秩序正在逐步恢復。

責編:黃賓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影音先锋最新资源爱色_激 情 乱华小说伦_丁香五月 开心丁香五月_久久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