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天不用手機,你受得了嗎?

原標題:12天不用手機,你受得了嗎?

天下網商記者 貢曉麗

夜已深了,明明困到抬不起眼皮,但還是舍不得放下手機,堅持在睡前刷完了最后一條朋友圈,這大概是每個人都有過的經歷。

對于16歲的韓國女生Yoo Chae-rin來說,她對手機的依賴更是超越了絕大多數人,通常,她每天會把13個小時花在自己的手機上。

由于長期沉溺于虛擬世界,Yoo Chae-rin在現實環境中時常表現得木訥、麻木。“現實感缺失”,迫使她不得不選擇接受治療——送入“戒毒所”戒手機癮,在這期間,她在12天內不能玩手機。

韓國的“灰姑娘法”

過度使用手機引發健康問題,Yoo Chae-rin并不是個例。

韓國官方數據顯示,2018年,超過98%的韓國青少年(10至19歲)都在使用手機,其中有約三成韓國青少年被定為“過度依賴手機”,甚至出現了嚴重的健康問題。

為此,今年,韓國性別平等和家庭委員會在全國開辦了16個手機成癮治療營,共收治了約400名中學生。

韓國網癮問題歷來已久。早在2007年,韓國便開設網癮治療中心,并于2015年起擴展到智能手機成癮治療。

韓國國會在2011年通過“灰姑娘法”,要求在子夜12時至清晨6時之間對未成年人網游強制性斷網。

在綠樹成蔭(手機成癮治療營地)里,除了需要繳納10萬韓元(折合人民幣約600元)的伙食費以外,營員不需要再繳納額外費用。在為期12天的營員活動中,營員會體驗尋寶游戲的樂趣;參加手工藝品活動和體育比賽;參加面對面交流活動,討論手機使用情況;入睡前,他們還需要進行30分鐘的冥想。

營員的負責老師和父母,對治療營的功效寄予厚望。

“在頭幾天,這些少年的臉上都充滿了‘痛苦的表情’。”營地負責人尹秀賢說,“但從第三天起,你就能看到他們的變化。他們變得喜歡和朋友出去玩。”

營員的父母,在墻上的“鼓勵樹”上留下鼓舞的話,盼望著子女能有所改變。

任何人都會成為“癮君子”

因為楊永信和他的網癮戒除中心,中國人對網癮問題的關注由來已久,因此韓國女孩的遭遇引發了廣泛的討論,在微博#韓國年輕人去戒毒所戒手機#的話題下面,國內網友各抒己見。

有人認為治療營行之有效,提出自己也需要治療,也有人認為手機依賴是普遍現象,其實并不局限于青少年。

統計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一年前就做過一份手機使用時長調查報告。報告顯示,全球超過半數的人每天累計在手機上投入5個小時,而26%的人,每天玩手機的時間超過7個小時。

普林斯頓大學的心理學博士亞當·奧爾特在《欲罷不能:刷屏時代如何擺脫行為上癮》一書中,以大量科學研究為基礎,向大眾揭示了一個細思極恐的真相:任何人都會成為“癮君子”,而行為上癮也許正在消磨殆盡你的自律。

多巴胺決定“行為上癮”

在生物學家看來,人類的情緒體驗,對應到生物化學層次,就是一些激素和神經遞質的復雜反應。

凡是讓我們上癮的東西,都有一定的成癮模式,讓我們一步步走上行為上癮之路。

其中起著關鍵作用的,就是大腦分泌的多巴胺,它能讓人產生愉悅感。而電子消費產品上的很多交互細節,都可以讓人們大腦中的多巴胺激增,從而出現“行為上癮”的現象。

無論是社交平臺上的點贊、小紅點,還是資訊軟件上讓人應接不暇的推送和信息流,或者是游戲里悅耳的聲效、金幣。有人認為,這些設計堪稱這一代人的可卡因,能夠讓人在不經意間沉迷上癮。

“每當有人給你的照片點贊或評論的時候,你便會獲得一次‘多巴胺’所帶來的滿足感。”Facebook創始人之一Sean Parker曾在2017年向公眾表示,他們為了維持用戶的忠誠度,充分利用了人性的弱點。

早前Twitter創始人Jack Dorsey也表示,如果可以重來,他會把點贊的功能刪掉,因為這項功能并沒有給互聯網帶來什么積極健康的貢獻。

產品的創造者都知道自己正在做一種危險的東西,喬布斯曾對《紐約時報》說過,他從來不會讓自己的孩子使用iPad。Twitter創始人也沒有給兩個兒子買過平板電腦;游戲設計師對“魔獸世界”避之不及;硅谷巨頭們根本不讓自己的孩子靠近電子設備……

在下意識想看手機的時候,你會怎么做?順應大腦的機制?還是先感受情緒,對大腦進行訓練,讓自己從惡性循環中跳脫出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影音先锋最新资源爱色_激 情 乱华小说伦_丁香五月 开心丁香五月_久久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